您的位置:首頁>政法聚焦>以案說法
速看!最高檢發布十個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湖北占三例!
發表時間:2020/02/14來源:中國長安網 責任編輯: 高鶴

最高人民檢察院2月11日對外發布了首批十個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據悉,該批典型案例共涉及抗拒疫情防控措施、暴力傷醫、制假售假、哄抬物價、破壞野生動物資源等七類犯罪。

據了解,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全國檢察機關積極主動履行檢察職能,依法辦理各類妨害新冠肺炎防控犯罪案件,在介入偵查引導取證、審查逮捕、審查起訴各個環節依法把握違法行為與刑事犯罪的界限,正確處理嚴厲打擊與依法辦案的關系,從快從嚴查辦了一批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案件,有力維護了社會秩序、保障了人民群眾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

記者注意到,最高檢發布的首批十個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都是檢察機關剛剛辦理的案件,且屬于疫情防控期間常見易發的案件類型。其中,抗拒疫情防控措施犯罪三件,分別是四川南充孫某某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案、湖北竹山劉某某涉嫌妨害公務案、浙江南潯王某某妨害公務案;暴力傷醫犯罪一件,即湖北武漢柯某某涉嫌尋釁滋事案;制假售假犯罪一件,即浙江義烏邵某某、毛某某銷售偽劣產品案;哄抬物價犯罪一件,即廣東廉江譚某某涉嫌非法經營案;詐騙犯罪兩件,分別是浙江寧波應某某詐騙案、廣東揭陽蔡某涉嫌詐騙案;破壞野生動物資源犯罪一件,即廣東韶關市劉某某涉嫌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案;其他涉疫情嚴重暴力犯罪一件,即湖北通城毛某某、胡某某搶劫案。

最高檢有關負責人指出,此批典型案例的發布彰顯了檢察機關打擊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維護防疫工作秩序,維護社會穩定、公共安全和國家安全的決心與態度,同時,對廣大社會公眾起到教育和警示作用。鑒于當前特殊的疫情形勢,檢察機關在辦案工作中應當堅持服從大局、服務大局,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和黨中央決策部署,按照“兩高兩部”相關意見的要求,堅決把疫情防控作為當前壓倒一切的頭等大事來抓,發揮各項檢察職能,依法及時、從嚴懲治妨害疫情防控的各類違法犯罪,為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提供有力法治保障。

全國檢察機關依法辦理

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

(第一批)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全國檢察機關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把疫情防控工作作為當前最重要的工作來抓,切實把黨中央各項決策部署落到實處。各級檢察機關認真貫徹落實《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關于依法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的意見》以及“兩高兩部”印發的《關于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積極主動履行檢察職能,依法懲治各類妨害新冠肺炎防控犯罪行為,在介入偵查引導取證、審查逮捕、審查起訴各個環節依法把握違法行為與刑事犯罪的界限,正確處理嚴厲打擊與依法辦案的關系,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司法檢察保障,推動疫情防控在法治軌道上順利開展。

一、依法嚴懲抗拒疫情防控措施犯罪

【法律要旨】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拒絕執行衛生防疫機構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不符合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一款規定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的規定,以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定罪處罰。

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含在依照法律、法規規定行使國家有關疫情防控行政管理職權的組織中從事公務的人員,在受國家機關委托代表國家機關行使疫情防控職權的組織中從事公務的人員,雖未列入國家機關人員編制但在國家機關中從事疫情防控公務的人員)依法履行為防控疫情而采取的防疫、檢疫、強制隔離、隔離治療等措施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款、第三款的規定,以妨害公務罪定罪處罰。暴力襲擊正在依法執行職務的人民警察的,以妨害公務罪定罪,從重處罰。

案例一:四川南充孫某某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案。2020年1月20日,湖北武漢市某醫院從事護工工作的孫某某隨妻子、兒子、兒媳和孫女駕車返回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區吉安鎮。1月21日,孫某某在嘉陵區吉安鎮3社吃壩壩席,期間接觸多人。1月22日,孫某某出現發熱咳嗽癥狀,其兒子開車送其到李渡醫院就診,后孫某某乘坐客車從李渡返回吉安老家,車上接觸多人。1月23日上午,孫某某病情惡化,其子開車將其送至南充市中心醫院嘉陵院區就診,醫生懷疑其疑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讓其隔離治療,孫某某不聽勸阻悄悄逃離醫院,并乘坐客車返回吉安鎮,車上接觸多人。1月23日14時許,工作人員將孫某某強制隔離治療。其在被確診和收治隔離后,仍隱瞞真實行程和活動軌跡,導致疾控部門無法及時開展防控工作,大量接觸人員未找回。現21人被隔離觀察,吉安鎮2、3、4社三個社區被隔離觀察。2月5日,南充市公安局嘉陵區分局對孫某某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一案立案偵查。南充市嘉陵區人民檢察院第一時間派員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

案例二:湖北竹山劉某某涉嫌妨害公務案。2020年1月23日,湖北省竹山縣得勝鎮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揮部1號令決定,啟動道路管控,村組道路限制通行,各村組在重要路口設崗勸返外出人員。1月26日(農歷正月初二)9時許,犯罪嫌疑人劉某某無視政府禁令,從竹山縣得勝鎮茶場村家中出發準備前往親戚家串門,行至得勝鎮花西路口,遇得勝鎮政府在該處設置的疫情防控檢查崗時,現場執勤干部張某某和執勤警察對劉某某進行勸返,劉某某和執勤警察及干部進行糾纏,并對執勤干部進行辱罵。執勤干部夏某某安排醫護人員劉某給劉某某測體溫,劉某某一把抓住紅外電子測溫儀拒絕工作人員檢測體溫。執勤干部夏某某因擔心劉某某會毀壞紅外電子測溫儀,迅速上前抓住劉某某的手,將其手掰開,讓劉某把紅外電子測溫儀拿走。劉某某趁其不備,一拳打在夏某某的頭部,接著用手抓夏某某的臉,當場將夏某某的臉上抓出兩道血痕,然后用左手抓著夏某某的左腋下衣服不松手,直到夏某某將劉某某摁在地上。被在場群眾拉開后,劉某某又抓起路邊的泥塊砸向夏某某。在場執勤的干部不斷地給劉某某宣講防控疫情要求,劉某某仍不理會,反而繼續對執勤干部進行謾罵,將執勤點的椅子踢倒,并將兩個警戒筒扔到馬路中間,后被執勤民警制服。

1月27日,竹山縣人民檢察院依法介入該案,根據《關于認真貫徹落實中央疫情防控工作部署堅決做好檢察機關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的有關要求,在依法準確把握案件事實的基礎上,積極主動與公安機關進行溝通,建議公安機關以妨害公務罪對劉某某立案偵查。2月3日,在公安機關提請批準逮捕的當天,竹山縣人民檢察院依法從快對犯罪嫌疑人劉某某以妨害公務罪批準逮捕。

案例三:浙江南潯王某某妨害公務案。2020年2月2日上午,被告人王某某在浙江省湖州市南潯區舊館鎮羅漢村蔡家巷自然村租房門口,不聽從疫情防控巡查的舊館鎮聯村干部徐某某等人對其遵守居家隔離規定的勸導,并與工作人員發生爭執。后舊館派出所社區民警朱某某協助開展勸導工作,被告人王某某仍不予配合,并在朱某某阻止其拍視頻時,直接攻擊朱某某,抓傷其臉部、頸部。

2月3日,湖州市南潯區人民檢察院采用視頻會議方式介入,引導完善政府關于防疫措施的書證等證據。2月6日,湖州市公安局南潯區分局提請批準逮捕王某某。當日,湖州市南潯區人民檢察院利用遠程視頻訊問批準逮捕王某某,同時完成通知值班律師提供法律幫助、訊問、認罪認罰具結、聽取被害人意見等工作。2月8日,湖州市公安局南潯區分局移送審查起訴該案。次日,湖州市南潯區人民檢察院對被告人王某某以妨害公務罪適用速裁程序提起公訴,并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2月9日,湖州市南潯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本案,采納區檢察院提出的量刑建議,以妨害公務罪判處王某某有期徒刑九個月。

二、依法嚴懲暴力傷醫犯罪

【法律要旨】在疫情防控期間,隨意毆打醫務人員,情節惡劣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的規定,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案例四:湖北武漢柯某某涉嫌尋釁滋事案。2020年1月27日,犯罪嫌疑人柯某某的岳父田某某(68歲),因疑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入住湖北省武漢市第四醫院(西區)。1月29日上午,家屬因轉院問題與醫院發生矛盾,家屬表現情緒激動。當晚9時左右,田某某病情危急,家屬呼叫醫生進行救治,期間有大喊大叫、大力拍病房門等過激行為。該院值班醫生高某穿防護服準備進入隔離區時,見家屬情緒激動,存在危及自身安全可能,立即告知主任劉某,劉某報警要求公安機關介入后再進行治療。硚口分局警務站接警后與病人家屬進行溝通,希望家屬平復情緒。與此同時,高某安排護士對田某某進行搶救。但田某某由于肺部感染導致呼吸衰竭,經搶救無效死亡。隨后,柯某某及田某某的女兒到隔離區內護士站找到正在填寫病歷的醫生高某,田某某女兒將高某拉出護士站后,柯某某隨即用拳頭毆打高某的頭部、頸部,并拉扯高某的防護服、口罩、防護鏡等,致高某頸部被抓傷,防護服、口罩、護目鏡等被撕破、脫落。雙方在拉扯過程中致一名前來勸阻的護士手套脫落。被害人高某經兩次核酸檢測為陰性,其傷情經法醫鑒定為輕微傷。

1月30日0時15分,硚口分局警務站接到報警后民警趕到該院隔離區依法處置。當日,硚口區公安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對柯某某立案偵查,并刑事拘留。硚口區人民檢察院于當日派員提前介入,成立專班研判該案,建議公安機關及時搜集和固定相關證據,并提出繼續偵查補證建議。2月1日,因犯罪嫌疑人柯某某疑似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公安機關對其采取取保候審的強制措施。目前由辦案單位、住所地派出所及社區三方對其進行監管。

三、依法嚴懲制假售假犯罪

【法律要旨】在疫情防控期間,生產、銷售偽劣的防治、防護產品、物資,符合刑法第一百四十條規定的,以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定罪處罰。

案例五:浙江義烏邵某某、毛某某涉嫌銷售偽劣產品案。犯罪嫌疑人邵某某系外貿從業人員,得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暴發市場急需口罩,便至義烏尋找貨源轉手賣出以賺取差價。1月25日,犯罪嫌疑人邵某某先后兩次從田某某(另案處理)處購置劣質仿冒“3M”口罩共計2萬個,并將上述口罩銷售給犯罪嫌疑人毛某某,銷售金額達十八萬余元。犯罪嫌疑人毛某某通過微信又將該批口罩出售給他人,銷售金額二十萬余元。案發后,涉案劣質仿冒“3M”口罩在運輸途中被截獲。經浙江省輕工業品質量檢驗研究院國家紡織服裝產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浙江)檢驗,涉案口罩的標識、頭帶、過濾效率均不符合標準要求,系不合格產品。

1月25日晚,義烏市公安局經群眾舉報及輿情監控,在義烏市江北下朱查獲涉嫌銷售劣質仿冒“3M”防護口罩的犯罪嫌疑人邵某某、毛某某等人,1月27日對犯罪嫌疑人邵某某、毛某某等人刑事拘留。義烏市人民檢察院在犯罪嫌疑人邵某某、毛某某被刑拘當天即主動對接義烏市公安局,于1月28日提前介入該案,提出完善證據、后續偵查和追訴上家的意見,上家田某某于1月29日被抓獲到案。義烏市公安局于1月30日將該案提請檢察機關批準逮捕,義烏市人民檢察院同日對犯罪嫌疑人邵某某、毛某某作出批準逮捕的決定。目前,義烏市人民檢察院正引導公安機關對邵某某、毛某某銷售偽劣產品案完善證據,將于近日對該案進行審查并提起公訴。該案系全國首例防疫期間“問題口罩”批捕案件,向社會發布后,被媒體廣泛報道,相關短視頻報道在抖音、快手等平臺播放2.5億次、轉發1.25億次,微博熱搜閱讀1.4億次,引發社會高度關注。

四、依法嚴懲哄抬物價犯罪

【法律要旨】在疫情防控期間,違反國家有關市場經營、價格管理等規定,囤積居奇,哄抬疫情防控急需的口罩、護目鏡、防護服、消毒液等防護用品、藥品或者其他涉及民生的物品價格,牟取暴利,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的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

案例六:廣東廉江譚某某涉嫌非法經營案。2020年1月30日,廣東省廉江市公安局經偵大隊接到廉江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的線索:市場監督投訴舉報平臺中發現,有北京市民舉報廉江市福本醫療器械有限公司于武漢暴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期間,在天貓平臺將平時銷售價格為人民幣五十元一盒(50個獨立包裝)的一次性醫療口罩,提高銷售價格至人民幣六百元一盒,價格是平時的12倍。

1月31日,廉江市公安局立案偵查,并于同日在廉江市安鋪鎮將涉嫌非法經營的犯罪嫌疑人譚某某抓獲。廉江市人民檢察院對該案提前介入,從該罪的犯罪構成要件以及固定涉案數額證據等方面提出偵查意見,要求公安機關及時調取相關銷售口罩的天貓訂單信息及物流快遞信息等證據材料,引導繼續偵查取證,并依法履行法律監督職責。

2月5日下午,廉江市公安局將譚某某涉嫌非法經營一案提請批準逮捕。廉江市人民檢察院通過網絡遠程提審了犯罪嫌疑人譚某某。經審查,譚某某違反國家在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期間有關市場經營、價格管理等規定,哄抬物價、牟取暴利,嚴重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銷售金額為人民幣六萬五千三百元),涉嫌非法經營罪犯罪。2月6日,廉江市人民檢察院對犯罪嫌疑人譚某某作出批準逮捕決定。

五、依法嚴懲詐騙犯罪

【法律要旨】在疫情防控期間,假借研制、生產或者銷售用于疫情防控的物品的名義騙取公私財物,或者捏造事實騙取公眾捐贈款物數額較大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的規定,以詐騙罪定罪處罰。

案例七:浙江寧波應某某詐騙案。2020年2月3日,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應某某通過微信、社交軟件結識被害人吳某某,謊稱自己系鄞州二院女護士,有獲取醫用口罩的特殊渠道,并使用另一微信號編造“鄞州二院倉庫管理員”身份與吳某某交易,共騙得被害人吳某某六千余元。

2月5日,被告人應某某被公安機關查獲。鄞州區人民檢察院于當天第一時間提前介入,通過電話、視頻指導并督促公安機關快速收集微信聊天記錄、微信、支付寶轉賬記錄等證據。2月6日下午,公安機關將該案移送審查起訴。2月7日上午,鄞州區人民檢察院決定對應某某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提起公訴,并建議適用速裁程序。鄞州區人民法院當天適用速裁程序開庭審理該案,被告人應某某對指控事實、罪名及量刑建議沒有異議,同意適用速裁程序且簽字具結,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法院于當日作出判決:被告人應某某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千元。

案例八:廣東揭陽蔡某涉嫌詐騙案。犯罪嫌疑人蔡某通過新聞媒體獲悉近期湖北武漢等地發生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遂產生利用疫情騙取群眾愛心捐款的意圖。2020年1月27日,蔡某使用其個人身份信息,通過互聯網注冊了名為“武漢市慈善會”的微信公眾號,并使用其下載、修改的武漢市慈善總會會徽對微信公眾號進行修飾、偽裝。“武漢市慈善會”公眾號開通后,陸續有多名群眾通過網絡搜索到該公眾號并進行關注,部分群眾通過該公眾號的對話功能咨詢捐款事宜。蔡某在微信對話中欺騙咨詢群眾說公眾號的捐款功能還在完善中,暫時無法直接捐款,并誤導群眾通過掃描其本人提供的微信支付“二維碼”進行捐款。1月27日16時至22時間,共有112名群眾通過該方式向蔡某個人微信支付賬戶累計轉入人民幣八千八百余元,其中最大一筆為人民幣三千元。蔡某在取得詐騙錢款后,大部分提現至其本人銀行賬戶,后又轉入到其本人的支付寶賬戶中,所得錢款被蔡某用于購買筆記本電腦等消費。

1月28日晚,廣東省揭陽市公安局接被害人報警后于次日立案偵查,并在重慶市奉節縣抓獲犯罪嫌疑人蔡某。1月30日,犯罪嫌疑人蔡某被刑事拘留。揭陽市人民檢察院于2月4日提前介入該案,提出補充相關證據材料,完善證據鏈條等意見建議。2月5日,揭陽市公安局提請揭陽市人民檢察院審查逮捕。2月6日,揭陽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認為,犯罪嫌疑人蔡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冒充慈善機構通過互聯網騙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其行為符合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詐騙罪規定,涉嫌構成詐騙罪,同時考慮到犯罪嫌疑人在“武漢市慈善會”公眾號因人舉報被騰迅公司注銷后,再次申請兩個冒充慈善機構的公眾號,可以認定其“可能實施新的犯罪”,依法對其批準逮捕。

六、依法嚴懲破壞野生動物資源犯罪

【法律要旨】非法收購、運輸、出售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以非法收購、運輸、出售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罪定罪處罰。

案例九:廣東韶關市劉某某涉嫌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案。2020年1月29日,廣東省韶關市曲江區市場監管局工作人員在曲江區羅坑鎮“火頭軍農場”進行檢查時,發現廚房冰柜內有2只疑似野生動物白鷴的死體,經詢問,劉某某稱其于2019年12月20日左右,向曲江區羅坑瑤族村委村民鄧某某收購白鷴死體兩只的事實。“火頭軍農場”經營者劉某某存在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白鷴的嫌疑。當日,曲江區市場監管局向曲江區人民檢察院電話匯報劉某某非法收購野生動物案的查處情況。經審查,曲江區人民檢察院認為劉某某的行為涉嫌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向區市場監管局發出《建議移送涉嫌犯罪案件函》,區市場監管局收到函后,將案件移送曲江區公安分局。

曲江區公安分局受理案件后,于1月29日對劉某某涉嫌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案立案偵查,并于1月30日將嫌疑人劉某某刑事拘留,2月5日提請曲江區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

曲江區人民檢察院經審查認為,犯罪嫌疑人劉某某非法收購兩只國家重點保護動物白鷴,涉嫌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依法批準逮捕。同時,鄧某某有非法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嫌疑,建議公安機關提請批準逮捕犯罪嫌疑人鄧某某。

七、依法嚴懲其他涉疫情嚴重暴力犯罪

【法律要旨】對于在疫情防控期間針對與防控疫情有關的人員實施違法犯罪的,要作為從重情節予以考量,依法體現從嚴的政策要求,有力懲治震懾違法犯罪。

案例十:湖北通城毛某某、胡某某搶劫案。2020年1月29日18時50分許,被告人胡某某乘坐被告人毛某某駕駛的摩托車經過湖北省通城縣教育局附近路段時,見被害人付某某(防疫工作人員)肩挎提包在花壇內側行走,便提出由被告人毛某某負責駕駛摩托車,被告人胡某某負責奪取被害人提包,以便籌集資金償還胡某某購買毒品的欠款,毛某某未反對,并掉轉摩托車行駛方向朝被害人行走方向靠近。兩被告人駕駛摩托車靠近付某某后,胡某某拽住付某某的提包肩帶強行拉扯,付某某拒不松手,胡某某為強行奪取提包與付某某多次爭奪、拉扯,致付某某撲面倒地受傷,摩托車側翻在地。后付某某抱住提包大聲呼救,兩被告人遂駕車逃離現場。經法醫鑒定,付某某主要損傷為面部、眼部軟組織挫傷及外傷性鼻出血,其損傷程度為輕微傷。

1月30日,通城縣公安局以涉嫌搶劫罪對犯罪嫌疑人胡某某、毛某某立案偵查,并于同日執行刑事拘留。通城縣檢察院第一時間介入偵查,引導公安機關重點查明作案現場有無拖拽痕跡、作案工具、被害人的傷勢形成原因及財產損失等方面證據。2月3日,通城縣公安局以搶劫罪提請批準逮捕兩嫌疑人,通城縣人民檢察院于2月4日以搶劫罪批準逮捕。2月5日,通城縣公安局將該案移送審查起訴,通城縣人民檢察院于2月6日向通城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月7日,通城縣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本案,當庭宣判二被告人犯搶劫罪,均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千元。

福彩3d组选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