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政法文化>政法論壇
承諾制改革立法的“山西經驗”
發表時間:2019/06/20來源:山西日報 責任編輯: 高鶴

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依法治國如鳥之兩翼、車之兩輪。

目前,我省改革熱潮正如火如荼,作為優化營商環境的重要組成部分,承諾制改革呈現出前所未有的強勁態勢,取得累累碩果。在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上,《山西省企業投資項目承諾制規定》高票通過。這是我省首次出臺的經濟類創制性地方立法,標志著承諾制改革積累的寶貴經驗和成果在立法層面予以確認,并加以提升和拓展。

法治保障改革,改革促進法治。承諾制改革立法在“矛盾的焦點上”劃出硬杠杠,人大的立法主導作用愈發明顯。改革立法體現出的“山西經驗”,更為全國提供了一個可借鑒可參考的樣本,展示出積極探索的“山西智慧”。

立法鞏固改革成果經驗

位于晉中市開發區的吉利汽車零部件園區是改革的受益者之一。山西吉利汽車部件有限公司總經理劉玉東告訴記者,承諾制將原來先審批后建設,變成先建設后審驗,大大縮短了建設周期,汽車及早投產上市,不僅贏得了市場,而且緩減了投資負擔。

一組數據更能證明我省承諾制改革取得的成就:在轉型綜改示范區,2016年創新型企業數量有14000家,2017年低谷時出走1000余家,2018年通過優化營商環境增加4000家,目前進駐各類企業達3萬多家。

對我省而言,承諾制改革就是著力打造“六最”營商環境撬開的第一塊磚。它將政府由原來的實施審批行為改為靠前統一服務、企業信用承諾、加強事中事后監管。

經過改革,我省將備案類企業投資項目報建階段需要辦理的28項審批事項中的12項調整為由政府在供地前并聯完成統一服務;8項調整為由企業按照規定的條件和標準作出書面承諾,政府在規定時限內完成行政許可;目前只有6項保留審批事項要求企業開工前完成。對企業承諾的事項,政府不再事前審批。

這些改革的措施體現在《山西省企業投資項目承諾制規定》上。在政府統一方面,“規定”第三條明確了工程建設涉及綠地和樹木審批、文物保護和考古許可、市政設施建設類審批、建設項目壓覆重要礦床審批等政府統一服務事項,企業不再辦理;在企業信用承諾方面,“規定”第九條明確,生產建設項目水土保持事項、洪水影響評價事項、取水許可事項等內容,只要企業按照省人民政府規定的條件和標準作出書面承諾,政府有關部門就應當完成行政許可;在監管有效約束方面,“規定”明確按照“誰審批誰監管、誰主管誰監管”的原則,進行全過程動態監管,按照“雙隨機、一公開”的模式進行監督檢查,根據省信用信息共享平臺和省投資項目在線審批監管平臺的企業投資項目信用信息,進行跨地區、跨部門、跨領域的聯合獎懲。

“承諾制改革打造以信用契約為核心的新型模式,是對報建審批管理的一場革命。”省發改委主任姜四清表示。而改革的實踐成果和有益經驗,通過立法的形式鞏固下來,破除了改革障礙,引領和推動了改革,實現立法與改革決策相銜接相適應。

立法重點聚焦改革核心

經濟體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核心問題是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因此,承諾制改革的核心問題,就是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

改革的核心也是立法的重點。

“規定緊緊圍繞最大限度減少政府審批環節,主要解決了如何進一步確立企業主體地位,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優化營商環境的問題。”省人大法制委員會主任委員趙建平告訴記者,“規定”圍繞這個重點,在明確“三要素”的同時,還明確了“四統一”的辦理模式:統一清單告知、統一平臺辦理,統一信息共享、統一收費管理。

統一清單告知解決的是困擾企業的重復審批問題,明確告知企業哪些事項政府提供統一服務,企業無需報請審批,減輕了企業的制度性交易成本;統一平臺辦理即一網通辦,主要是解決企業辦事不方便,政府部門信息不對稱、審批效率低的問題;統一信息共享主要是解決信息孤島的問題,“規定”明確省投資項目在線審批監管平臺、工程建設項目審批管理平臺和省信用信息共享平臺應當互聯互通、共享信息,為實施企業投資項目承諾制提供信息查詢服務;統一收費管理主要是解決亂收費問題,“規定”要求收費實行清單管理,統一收費依據、收費項目、收費標準,清單之外無收費。

值得一提的是,“規定”還建立了四項配套支撐制度,也是“規定”的創新之處,即工作失誤免責制度、事項容缺處置制度、中介服務管理制度和部門協同監管制度。其中最受基層歡迎的工作失誤免責制度,形成了寬松、容錯的氛圍,卸下了基層政府工作人員的思想包袱,消除了改革者的顧慮,讓他們能夠放開手腳去干。

“承諾制立法針對改革中的重點和難點問題,提出一系列具有針對性和前瞻性的舉措,以適應形勢的變化和改革的趨勢。”趙建平說,制定法規時要把重點放在改革的核心內容上、關鍵制度的設計上,針對山西改革實際加強謀劃,才能使改革立法立項更準、操作性更強。

以地方立法推進改革進程和經濟發展

承諾制立法,是我省地方人大行使地方立法權推進改革進程和經濟發展的生動體現。

作為傳統的資源型地區,經濟結構的不合理,使我省在一段時間內經濟遭遇斷崖式下滑,發展因煤而興,問題也因煤而生。痛則思變,省第十一次黨代會以來,我省堅定地走上了資源型經濟轉型改革之路。在改革熱潮中,我省成為全國第一家在全省域開展企業投資項目承諾制改革試點的省份。

兩年改革,收獲成功,一些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逐漸顯現,一些不同主張和利益關系,迫切需要通過立法協調;一些體制機制障礙、堵點難點問題,迫切需要在立法層面作出回應、提供依據、“拔釘清障”。

省人大常委會主動擔當,以立法回應改革需求,將“規定”列為年度重點立法項目,成立立法工作領導組。在堅持科學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的原則基礎上,充分發揮立法主導作用,廣泛征求意見,使“規定”在社會的廣泛關注和期待中應運而生。這既是立法和改革決策相銜接的具體體現,也是以良法促善治、保障善治的客觀需要。

“在制定地方性法規時,要始終確保改革立法的正確方向,根據我省實際,將國家法律精細化、具體化,使所制定的地方性法規凸顯更多的‘山西特色’。要堅持科學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改進立法方式方法,充分發揮人大在立法中的主導作用。”省人大法制委員會副主任成斌表示,承諾制改革立法積累了不少好的經驗,對于在改革中更好地貢獻人大力量具有重要借鑒意義。“改革永無止境,改革立法永遠在路上。改革發展的步伐行進到哪里,我們的立法就一定跟進到哪里。”

福彩3d组选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