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政法文化>政法論壇
疫情之下 如何保護隱私權
發表時間:2020/03/10來源:山西法制報 責任編輯: 高鶴

據媒體報道,晉城市平某某于2月16日在疫情防控期間,違反工作紀律,私自將包含有新冠肺炎確診人員信息的圖片發送到有27名成員的微信家庭群內,導致該圖片在網絡上大量傳播,嚴重侵犯了公民個人隱私。公安部門依法對平某某給予行政拘留7日處罰。

疫情期間,我們每個普通群眾,尤其是傳染者、疑似傳染者、發熱者、密切接觸者四類人員的姓名、住址、電話、身份證號、行蹤等信息登記在案。現在普遍推行的健康碼,記載著我們每個人的健康、出行等信息,這些都屬于個人隱私,如果保護不好,很容易被泄露,對個人正常生活將產生意想不到的影響。

隨著市場經濟和信息化的融合,個人隱私被用于謀利和損害他人名譽權的可能性越來越大。隨著人們法治意識的增強,逐漸重視對隱私權的保護。如電視畫面上對傳染病患者、疑似患者、犯罪嫌疑人的臉部打上馬賽克,報刊對疾病患者、犯罪嫌疑人的姓名省略等等。國人們開始注重不散布、傳播別人隱私,社會文明程度逐漸提高。

對個人隱私權的法律保護,體現在刑法、行政法、民法諸方面。我國刑法對侵害個人隱私的行為沒有明確規定。對非法搜查他人身體、非法侵入他人住宅、隱匿和私拆他人信件的行為,情節嚴重的,規定為犯罪。對情節較輕的侵害隱私權行為,加以行政處罰。《治安管理處罰法》第42條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情節較重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處五百元以下罰款:……(六)偷窺、偷拍、竊聽、散布他人隱私的。”公安部門就是以這個條款為依據,處罰平某某的。對侵犯他人隱私權的,除了對當事人行政處罰外,受害人還可以主張民事權利,要求民事賠償。

行政法方面主要有《傳染病防治法》。疾病防控機構和醫療機構對傳染病者、病原攜帶者、疑似傳染病者、密切接觸者的信息,有責任加以保護,不能隨意散布,泄露相關信息,否則承擔責任。該法第68條規定:“疾病預防控制機構違反本法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責令限期改正,通報批評,給予警告;對負有責任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降級、撤職、開除的處分,并可以依法吊銷有關責任人員的執業證書;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五)故意泄露傳染病人、病原攜帶者、疑似傳染病人、密切接觸者涉及個人隱私的有關信息、資料的。”第69條規定:“醫療機構違反本法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責令改正,通報批評,給予警告;造成傳染病傳播、流行或者其他嚴重后果的,對負有責任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降級、撤職、開除的處分,并可以依法吊銷有關人員的執業證書;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七)故意泄露傳染病病人、病原攜帶者、疑似傳染病病人、密切接觸者涉及個人隱私的有關信息、資料的。”兩個條文對疾病預防控制人員和醫護人員,故意泄露傳染病病人、病原攜帶者、疑似傳染病病人、密切接觸者個人隱私信息和資料的,輕者處以警告、批評,對重者處以降級、撤職、開除等處分,對構成犯罪的追究刑事責任。但是由于沒有相關配套規定,致使實踐中對泄露個人隱私的處罰很少。如什么是隱私,隱私包括哪些內容,法律沒有明確規定。

實踐中大量存在的侵害隱私權行為,屬于民法保護的范圍。即將通過的《民法典(草案)》首次從法律層面上對隱私權作出明確規定,合理界定隱私的范圍,詳細羅列侵犯隱私權的六種行為,對于有效保護廣大公民的隱私權,維護社會正常秩序具有重要作用。

隱私權是社會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人們的生活達到一定水平,才重視對隱私的保護。很難想象生存問題還沒解決,奢談什么隱私權的保護。在世界范圍內,對隱私權的保護也只是百多年的事情。1890年美國的法學家在哈佛大學《法學評論》上發表題為《隱私權》的文章,使用了隱私權一詞,被公認為首次出現該概念。經過漫長的80年學術爭論,直到1970年,美國才制定了《公開簽帳帳單法》,1974年制定《隱私法》《家庭教育及隱私權法》《財務隱私法》,標志著在法律上對隱私權加以保護。法國于1978年出臺一項法律規定:資料的處理不得損害個人身份、私人生活以及個人和公眾的自由。二戰以后的德國在新憲法中規定了一般人格權,隱私權逐漸確立其地位,《德國民法典》第12條、824條、825條對人格權加以調整規范。《聯邦數據保護法》等單行法規對人格權加以保護。

在我國,現行民事法律至今沒有對隱私權加以明確規定,只是在司法解釋層面涉及到。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第158條至161條對隱私權作了間接保護的規定,涉及肖像權、名稱權、名譽權等。如第160條規定:“以書面、口頭等形式宣揚他人的隱私,或者捏造事實公然丑化他人人格,以及用侮辱、誹謗等方式損害他人名譽,造成一定影響的,應當認定為侵害公民、法人名譽權的行為。以書面、口頭等形式詆毀、誹謗法人名譽,給法人造成損害的,應當認定為侵害法人名譽權的行為。”司法解釋對名譽權和隱私權沒有加以區分,只是籠統加以保護。法人沒有隱私權,只有公民才有隱私權,因此,對法人只保護名稱權和名譽權,不涉及隱私權的保護。

關于隱私權的定義,學術界有不同觀點。《民法典(草案)》對此作出明確界定,第1032條第2款規定:“隱私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寧和不愿為他人知曉的私密空間、私密活動和私密信息。”比二審稿規定的“具有私密性”,草案變更為“私人生活安寧和不愿為他人知曉”,保護范圍更加廣泛。隱私權的主體是自然人,死者不享有隱私權,但對死者生前的隱私保護是一種利益,涉及死者近親屬及其利害關系人的感情和名譽利益。對于死者,利益已沒有意義,但死者生前的隱私與近親屬和利害關系人密切相關,構成近親屬的感情因素和名譽利益的一部分。如果揭露死者的隱私,勢必使還在世的近親屬和利害關系人遭受精神痛苦,因此對死者的隱私保護,涉及到對生者名譽的維護。法人和非法人沒有隱私權,只有名稱權和名譽權。對此該條第1款規定:“自然人享有隱私權。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刺探、侵擾、泄露、公開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隱私權。”沒有規定法人和非法人組織享有隱私權。隱私權的保護客體是隱私,到底有多大范圍,學術界也有很大爭論,民法典起到定分止爭的作用,第1033條明確規定了六種情形:(一)搜查、進入、窺視他人的住宅、賓館房間等私密空間;(二)拍攝、錄制、公開、窺視、竊聽他人的私密活動;(三)拍攝、窺視他人身體的私密部位;(四)收集、處理他人的私密信息;(五)以短信、電話、即時通訊工具、電子郵件、傳單等方式侵擾他人的生活安寧;(六)以其他方式侵害他人的隱私權。可以說,對隱私保護的范圍相當廣泛,不僅包括私密空間、私密活動,而且還包括個人的私密部位和私密信息。對構成侵犯隱私權的行為,有權主張民事請求。《民法典(草案)》第995條規定:“人格權受到侵害的,受害人有權依照本法和其他法律的規定請求行為人承擔民事責任。”法院據此條規定,對侵害隱私權的行為判決停止侵害、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償損失。

《民法典(草案)》用兩個條文調整規范隱私權,取得零的突破,保護范圍廣泛,受到好評。但是,總體來看,保護隱私權的法律體系還沒有形成。我國目前采取間接保護的模式。《憲法》第38、39、40條對人格尊嚴、住宅、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進行保護,沒有專門保護隱私權的條文。《刑法》第245、246、252、253條對非法搜查他人身體、住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實誹謗他人、隱匿、毀棄、非法開拆他人信件的侵犯通信自由的犯罪行為,進行處罰。同樣沒有隱私權的概念。《侵權責任法》第二條保護民事權益的范圍包含了一部分隱私權的內容,但沒有涵蓋隱私權的全部。期待不遠將來,我國形成以憲法保護為綱、刑法典和民法典保護為主、部門法保護為補充的隱私權法律保護體系,為維護人的尊嚴,保護心情舒暢,實現人的全面發展起到積極作用。(作者為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高級法官、全國審判業務專家)

任生林

福彩3d组选软件